《魔君大人要从良\/魔君大人要从良》沈飞小说最新章节,沈飞,沈天王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魔君大人要从良\/魔君大人要从良

小说:其他小说

作者:沈飞

简介:凤凌绝乃魔教的魔君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传奇,可偏偏遇上了昆仑山清高孤傲的沈卿尘,从此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
这一段孽缘,该断则断
本文小虐,大圆满结局,介意慎入

角色:沈飞,沈天王

魔君大人要从良\/魔君大人要从良

《魔君大人要从良\/魔君大人要从良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 魔君下凡

楔子

“落掌灯。”

“那妖花圣君到底去哪里了?”

案桌前,一身青衣的落青灯并未抬头,只是淡淡的道,“他祸害别人去了。”

“祸害谁?”

“昆仑山上大弟子——沈卿尘。”

………

第一章

“本座觉得此事不妥。”

沉寂的夜,屋下的人是哭的令人心烦不已,屋顶之上,两抹身影悬空而立,一红一白,分外显眼。

“有何不妥?”

那一袭白衣,气质翩翩如仙的男子开口了。

“全教上下等着本座主持大局呢。”

红衣男子拧了拧眉,道,明显,眉眼间有几丝不愿。

“你都不在几万年了,青灯还不是照样把魔教管理的服服帖帖的?用得着你回去主持什么大局?”

白衣男子揶揄一笑。

闻言,红衣男子就不服气了,昂头,刚欲说些什么,白衣男子修长的手伸出,便是轻轻点在他的肩上,堪堪用了五分力,不重不浅,红衣男子便是身子一歪,极速的往下面屋子里掠去。

“别忘了,你还欠我一个救命之恩。”

风呼呼在耳边吹过,那笑声轻飘飘的在他耳边响起,最后消失在黑夜中。

……

屋子里哭倒了一群人,跪的跪,站的站,统却都哭的是眼睛红肿,床头站在一个华衣妇人,那妇人鹅蛋脸柳眉,生的很好看,此时,她那一双杏眼早已哭的跟个枣一样大小,捏着手帕,抽抽搭搭的哭着,她身旁,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扶着她,痛心疾首的瞥过那床上脸色惨白的少年。

“我的儿啊!你怎么舍得丢下娘亲一个人去了啊!”

华衣妇人哭哭啼啼着。

她这么一哭,满屋子的奴才也是哭的更伤心了。

“夫人,凌儿已经去了,你伤心也是无用。”

中年男子眼睛泛着泪光,撇过头去,语重心长的道。

“沈玄,你再说这种话,我跟你没完!”

华衣妇人气势汹汹的指着中年男子就哭骂着。

“若不是…”

中年男子脸色一青,要说些什么,又是叹了一口气,“唉,凌儿为什么会自寻短见,夫人你又不是不明白!”

“你还是不是凌儿的爹啊!”

闻言,华衣妇人一怒,举手便要与中年男子打起来。

那聒噪的声音不停在耳边响起,凤凌绝觉得他脑袋嗡嗡的疼。

紧接着,他蓦然是睁开眼来,当看着那空荡荡的帐顶,肩上隐隐作痛,他脑袋里立刻蹦出一句话来,花流月,本座和你没完!

这厢,床头还有人好似要在打架,只见一个华衣妇人一边哭,一边抬手就要打一个中年男子,凤凌绝连眼都不眨的看着,呦呵,没想到,一附身便是看见这么一场精彩的大戏,花流月的那一指他倒还真是没白受。

他刚想是继续看下去,不知是谁,忽然便是吞吞吐吐的喊了一声,“老爷,夫人,别打了…少…少爷好似已经醒了…”

这一句话如同一道滚雷,狠狠的落在众人耳中。

所有人的目光唰唰往床上看去,包括那要打架的华衣妇人和中年男子。

这么一看,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只见床榻上,半个时辰之前已经断了气的少年此时正睁着眼,慵懒散漫的撑着额头瞧着他们。

全场寂静。

妇人和男子低头,与少年对视上视线。

他们愣了愣,紧接着,猛地反应过来,连打架这一茬都是忘了,他们是满屋子的跑,激动的眼泪哗哗直掉,“快点去把张大夫请来啊!”

“快点!”

看着满屋子折腾的人,凤凌绝忍不住揉了揉眉心,他在寒冰洞数万年,每日除了落青灯在他耳边说些话,就没有再听到过这么多人的声音了,一时之间,他还有些不太适应,揉着太阳穴直发愁。

若他记得不错,之前那一男一女便是他附身的这个少年的爹娘,这个少年叫沈凌,名字倒是与他有一个相同,出生在将军世家。

这个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就是他未来的爹,沈玄,护国大将军,听起来是霸气十足的。

这个美妇人便是沈凌的娘——沈夫人了。

除了这些,花流月没有给他过多解释,凤凌绝现在有种想掐死花流月那厮的冲动。

过了一会,他们口上喊着的张大夫来了。

张大夫一瞧见凤凌绝,也是惊了惊,旋即是立刻替凤凌绝把脉,之后是啧啧称奇,“实乃奇闻,沈公子刚才分明已是断了气,现在脉象平稳,看起来,已无大碍啊!”

凤凌绝是白眼一翻,这自然是奇闻啊,死而复生这种事寻常人怎么可能做到?也就是这沈凌正好碰上了紧急情况,他这才被拉来当免费劳工的。

“大夫,你的意思是,我凌儿没事了?”

沈夫人激动的看着床榻上的凤凌绝。

张大夫捋了捋胡子,笑了笑,“沈夫人放心,沈公子如今生龙活虎的很啊!”

闻言,沈夫人又是多谢大夫,又是叫人拿赏钱的,凤凌绝看的是眼角直抽搐,再怎么感谢也是得感谢纡尊降贵的他吧?沈凌的三魂五魄已不知哪里去了,现在这具肉体里就一魄尚存,若他抽身而去,那么沈凌算是正式完了。

之后,沈夫人和沈玄抱着凤凌绝苦苦笑笑好半天,直至下半夜,沈玄这才拖着沈夫人回房休息了。

终于是安静了下来,凤凌绝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,从床上站起来,推开房门,站在院子里,仰头看着夜空中的月亮,忽尔有些失神,就在此时,那月下一抹白色飘逸的身影缓缓踏空而来,身后铺了一路的花。

真不愧是佛祖池中凝出的仙,走起路来步下生风不止,还生了花。

凤凌绝摸了摸下巴,感慨道。

“如何?”

花流月笑了笑。

“托你的福,我倒是许久未曾看到过凡间的月亮了。”

凤凌绝负手而立,夜风徐徐袭来,他走到一个水缸前,低着头,看着倒影中那张清秀稚嫩的脸,他突然觉得自己嫩了不少,无比欢愉。

“哈哈哈,就与你说这个忙你帮的不亏!”

花流月走了过来,大笑着拍了拍凤凌绝的肩膀。

凤凌绝顿时就是黑了脸,哪里不亏?他堂堂一代魔教的魔君偏偏要憋屈在这具肉体凡胎中,怎么说也是亏大了。

就在他刚刚出关之时,这厮花流月提着几壶酒亲自来找他。

凤凌绝还以为花流月是良心发现,没想到,酒过三巡,这厮猛地一拍桌子,便是悲愤的道,“实不相瞒,此番我前来乃有要事相求。”

凤凌绝道,“何事?”

他就知道这花流月不怀好意。

“我一仙友无意在司命簿上添了一笔,让凡间一人枉死了。”

花流月清了清嗓子,难得的一本正经。

“关我屁事。”

想都不用想,凤凌绝直接道。

花流月打击颇大,捂着心口直骂凤凌绝没良心。

“行行行,别骂了,不就枉死了一人了么?给他找个好人家再转世不就得了?”

凤凌绝提起酒杯,抿了一口,觉得耳朵被吵的生疼。

花流月沉默良久,然后幽幽的道,“这个人死不得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因为那个枉死的人是凡间未来君主。”

“噗嗤。”

凤凌绝一口酒猛地喷出,然后幸灾乐祸的笑了笑,“那你那位仙友还真是大手笔啊,一笔就把凡间的皇帝弄死了。”

花流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
凤凌绝不笑了,干咳一声,“说吧,要本座如何帮忙?”

他乃魔教的人,本来说这天庭凡间的事他就掺不了手,他也是很疑惑为什么这花流月会找他帮忙。

更何况,他也是欠花流月一个人情。

“那人名唤沈凌,三魂六魄都离体了,仅余一魄在体,不过也算是断气了,三魂六魄如今不知所踪,所以……”

花流月的话还没有说完,凤凌绝便明白了,抬了抬手,“行了行了,意思就是要本座附那小子的身,让他活到你们找到他三魂六魄为止?”

“魔君果然聪明。”

他狠狠地一拍手上不知何时变出来的扇子,大笑。

“本座乃堂堂魔君,区区一具肉体凡胎怕是承不下吧?还有,你为何不找天庭的人,偏偏寻我?”

凤凌绝撇了撇嘴,道。

“唉,若是仙人从中插手,迟早会被天庭发觉的,不过你就不同了,乃魔教的,天庭的人管也管不到你身上啊!更何况,你不是刚刚自寒冰洞出来么?如今魔气也尽失,肉体凡胎也是能承下的,反正你也要好些日子才能恢复,不如就当还我当年救你的人情,可好?”

花流月这席话是说的合情合理,再加上当时喝了一点酒,凤凌绝当场就被花流月拽了去,如今被花流月那一指轻轻一推,他附身到这个名唤沈凌的小子身上,这酒算是醒的七七八八了。

不远处有灯火亮起,花流月那一双摄人心魂的眸子微微一撇,旋即冲凤凌绝拱了拱手,阴阳怪气的笑了笑,“那这些天就委屈魔君你了。”

这句话听的凤凌绝恼怒,刚欲回嘴,一个提着灯笼的小厮别是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,“少爷,你不好好休息,跑院子里来干什么?夜里风大,若是受凉了,怎么办?”

凤凌绝再看去,花流月那厮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。

灯笼的火光映的那个小厮满脸通红,凤凌绝干咳一声,然后指了指夜空,干涩的道,“看月亮。”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魔君大人要从良/魔君大人要从良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沈飞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51yz.net/book/761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