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》白娅小说最新章节,白娅,袁伟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白娅

简介:入春,春寒没尽,雨水带着凉意洒遍整个蓉城
蓉城位于西南,每年到了三月,第一场雨过后,才会回暖
城郊,一间二十平米左右的出租房被一盏昏黄的灯照得半明不暗
….

角色:白娅,袁伟

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

《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 浅浅的梨涡

入春,春寒没尽,雨水带着凉意洒遍整个蓉城。

蓉城位于西南,每年到了三月,第一场雨过后,才会回暖。

城郊,一间二十平米左右的出租房被一盏昏黄的灯照得半明不暗。

“小娅,你真的想好了?”卢茜月脸上写着“担忧“”二字,下嘴唇都咬出了牙印,“这不是闹着玩的,这可是我们所有的钱了,如果输了,到时候……”

白娅勉强地牵开嘴角,右脸出现浅浅的梨涡。

稍缓,她动了动唇色寡淡的嘴:“去,我等了五年了,好不容易等到今天,为什么不去!”

“可是,我们攒了这么久,才攒到的两万块钱,你拿去赌石,万一……”

“没有万一!”白娅眼眶发热,瘦弱的身板在轻微颤抖着,“下午,一定去!”

她当然知道,只要是赌,就一定有输有赢。

但她若是不去,连赢的可能性都没有。

……

另一处,赌石街二楼,香烟雾气弥漫在房间里,靠墙一面放着深棕色沙发,在场虽有十来人,但沙发上坐着的,仅有一位。

他身上穿着一件纯色衬衫,眉眼凌然,并无表情,却让旁人靠近生寒。一条腿随意而散漫地搭在另一条腿上,任由手里的香烟悄然燃烧着。

有人急匆匆上楼冲了过来,沙发上的男人一斜眼,那人便咽口唾沫,放缓了脚步。

直到他走过去,在男人耳边道:“二……二爷,楼下来了个行家。”

“行家?”沈寒觉得有趣,他从小玩石头玩到大,还没遇到几个行家。

袁伟见他不信,急了:“真的,还是个小姑娘。”

小姑娘?

沈寒嘴角终露不屑,赌石这行有句话,叫神仙难断寸玉。

所谓赌石,就是拿翡翠原石来打赌,将原石切开,里面有上等翡翠,就赢了,反之则输。

而每块料子都由风化皮裹着,谁也无法知道里面的货色好坏。

就算经验老道眼光毒辣的熟手,也不敢保证自己挑的原石切出来有料。

所以叫神仙难断寸玉。

更何况,袁伟刚才跟他说,是一个小姑娘?

“去看看。”他把烟扔到烟灰缸里,起身让袁伟带路。

在楼梯口的转弯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下面大堂的情况。

“喏,就是她……”袁伟指了指下面。

今天大堂人满为患,高矮胖瘦,男男女女,远不比二楼清静。

但,有一个身影突出无比。

沈寒靠着墙,目光正落在她的身上。

袁伟拿出手机,给沈寒放半个小时前的监控视频。

视频中,白娅看着眼前的石头,脑子里一遍又一遍重复着从父亲的手抄本上看来的那些赌石知识。

她很清楚,和卢茜月攒了这么久,吃足了馒头泡面才有了手里仅剩的两万块,如果这一把输了,她们之后的日子会更难过。

可是,她如果不赌这一把,她不甘心,替父母不甘。

二来,她赢不了的话,她和卢茜月就会被房东赶出来,从此风餐露宿。

赌石盛会的石头的料子不比平常小打小闹的东西,这里比拳头还小的一块料子,就得上万。

两万,只能买这里最小,最不起眼的那类毛料。

卢茜月一直紧张地在她身边,也不敢吱声,生怕影响了白娅,她分明看到白娅的额头上,有了很薄很薄的一层汗,不知道她是紧张,还是因为这里的环境让人发闷。

毕竟赌石盛会什么人都有,自然也有各种味道。

烟味汗味,甚至酒味脚臭味和泥土味。

白娅拿着强光手电筒,一块一块地往石头上打着瞧,生怕错过一块好料。

紧张不言而喻,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脚趾都在鞋里扣紧了。

“白娅,要不你再考虑考虑?”卢茜月还是没忍住,开口劝说,“反正,晚上也行,要不我们晚上再过来……”

晚上?白娅绝对不会选择在晚上来这地方。

她患有中度夜盲症,这病对普通人来讲,或许没那么可怖,但对赌石者来说,是足以致命的病。

“不不,给我一点时间,茜月。”

这里的空气污浊,嘈杂不堪,令人心烦意乱。

但越是这样,她越不想输。

最终,她在角落选中了一块料子,比她两个拳头差不多大,表层为黑亮泛油的皮壳。

这,是黑乌砂的料子,一般来说块头较大,她手里的算同类中较小的。这是十赌九输的料子。

但是,手里的两万块,只够挑选这种货。

十赌九输,至少还有一层赢的机会,不是吗?

她手里的这块料子,相较石堆里的那些,已经是让她最有把握的了。

放下强光手电筒,把料子拿到切石头的师傅处去切石的时候,白娅牵紧了卢茜月的手。

两个人的手心,全都是汗,潮湿无比。

耳边再也听不见四周的嘈杂,全是机器切割石头的声音。

白娅感觉自己的心率越来越大,跳动得越来越快。

甚至不敢移开眼。

可是,切石的过程是整个赌石过程中最恼人磨人的阶段。

越想赢,就越有窒息感。

白娅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盯出来了,可她就是强迫自己不眨眼,直至皮壳快要被切开的时候,眼泪终于包不住,径直往下落。

赢了这次,她才会有钱赢下次,再下次。

然后,去赢了沈家的人,替爸妈讨回属于他们的东西。

“姑娘,你这料子,水头不好啊,容易垮。”切石的师傅突然来了这么一句,“还要不要切!”

垮,就是输。

白娅觉得耳朵骤懵,刚才还狂跳的心脏现在瞬间停了半拍。

她微喘着,用另一只手撑着切石的台子,仿佛不这样做就不能站稳。

“切!”白娅咬牙,这一咬,眼泪更是往外流得厉害,嗓子开始发疼,“师傅,麻烦你,再切深一点,万一跳色呢?!”

一块翡翠原石里面有多少种颜色,都是不一定的,有时候绿色里面带着黄色,黄色里面透着黑色,这就是跳色。

原本看着水好色好的料子,说不准就跳了色。

但,原本瞧着垮掉的料子,也不一定里面没带着绿。

有绿,就意味着赢。

切石师傅无奈地看了白娅一眼,摇着头漫不经心地开始切。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白娅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51yz.net/book/760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