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全能狂少》叶寒,古天乐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全能狂少

小说:都市小说

作者:叶寒

简介:骚年,你想逆袭高富帅,推倒白富美吗?请来当保镖吧!特种兵退伍专职保镖:用肌肉征服富家千金,用热血狂揍宵小恶棍!你说我扮猪吃老虎?不不不,我这是在装逼
一直很忙,因为这城市有太多的精彩!

角色:叶寒,古天乐

全能狂少

《全能狂少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4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

凯迪拉克的车身本身不轻,在后面大货车的撞击之下并没有马上飞出去,要是普通的低端轿车,车上的人恐怕早就没命了。

在大货车第二次准备撞向凯迪拉克的时,叶寒将油门加到了最大,在货车还没有撞上来的时候,叶寒已经将车冲向了路中间的隔离花台,又再加油,冲到了路对面,迎头撞上了一辆躲避不及的银白色骄车,发出沉闷的声音。

这时大货车驾驶员后面的那排座位的窗子摇下,伸出了黑色的枪口,砰砰地连续向路对面叶寒他们的车辆射击,大货车太笨重,不可能飞得过花台,见撞不到叶寒他们的车,车上的人只好用枪了。

叶寒的车现在已经在路对面,他本来想掉头,但是车流太急,而且因为撞车,已经开始出现缓行,根本没有可以让他掉头的空间,对面的冲锋枪扫得很急,叶寒担心那些人还有其他援手,为了保证袁彤的安全,叶寒只好开车逆行了!

对面是不断摁着喇叭的车迎面驶来,叶寒驾车在车流中左躲右闪,却丝毫没有减速,这样惊险的场面,惹得人行道上的行人们纷纷惊叫。

旁边的袁彤不但没有害怕的样子,反而大笑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?”叶寒一边驾车一边问。

“对,这才是真正的叶寒,我要的就是这种状态的叶寒,什么洗车工,见他妈的鬼去吧,这才是你的本来面目。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种样子性/感得不得了?”袁彤继续大笑。

“性/感不性/感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稍有差池,我们两人都得死。”叶寒苦笑。

“不会,有你在,我们谁也不会死。”袁彤轻描淡写地说。

“你就这么对我有信心?”叶寒说。

“当然,半年前你能从十多个杀手中将我救出,现在这样的小场面,对来你说不过是过家家而已,我对你,比对我自己还有信心。”袁彤说。

“好吧,谢谢你的信任了。”叶寒笑道。

半小时后,叶寒成功摆脱所有的追击,安全将车开到了袁彤别墅的车库里。

“到了,不过有很多善后的事恐怕得麻烦你处理一下,我现在有案子在身,再加上一条交通肇事逃逸,那我就真是说不清了。”叶寒说。

“我会处理好的,叶寒,你又救了我一次,我们这种在刀口舔血的人,随时有可能会死去,你又何必封闭自己,为什么不及时行乐?”

车库里的灯光很暗,袁彤的眼睛很亮很亮,好像在燃着一团火。

“我……”

叶寒的话还没说完,袁彤忽然从副驾驶室趋身过来,搂住了他的脖子,吻住了他的嘴,一股带着高端香水和成/熟女人体香的味道扑面袭来,叶寒觉得自己那内心的火开始燃烧。

袁彤见他没有抗拒,忽然伸手摁下调节座椅的开关,将叶寒的座位放平。叶寒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团柔软的物体就压了上来。

叶寒头有些晕,确实很久没有吃肉了。

最难消受美人恩,叶寒实在不忍心推开袁彤,眼睁睁地看着袁彤脱掉了自己的黑色背心,露出雪白的肌肤和珠穆朗玛峰。

几分钟后,那辆停在车库的黑色凯迪拉克,剧烈地震动起来……

狂风暴雨过后,袁彤一脸潮红,捋了捋被汗水粘在额头上的几根头发,满足地靠在了叶寒的胸前。

“怎么不说话,是在回味,还是想要我对你负责?”袁彤戏谑地笑道。

“我在伤心呢,人家还是第一呢。就这样被你攻陷了。”叶寒说。

“哈哈,你是今天的第一次吧?就你那熟悉程度,不知道祸害过多少良家妇女了,四十分钟,啧啧,我都快要被你折腾得死掉了。”袁彤笑道。

“是欲/仙欲/死吧?其实我还可以表现得更好,只是在车上平台太小,没有我施展的空间。”叶寒笑着说。

“坏死了你,叶寒,你放心,我知道你是一个不喜欢受约束的人,所以你才一直没有碰我,但我袁彤也不是那种恨不得扯根绳子把你拴起来的小女人,我不会绊着你的,以后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,你不用有任何压力。”袁彤说。

这个话题略显沉重,叶寒赶紧岔开,”今天是谁要杀你?又是你的哪个仇家?”

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我仇家太多,到底是谁我真是不清楚,不过直接在大街上使用冲锋枪,这还真不多见,以前的杀手大多选择在僻静处动手,而且是在晚上,这样就算是他们行动失败,也可以很快脱身,这一次却在大街上动手,胆子也太大了,是谁有这么大的胆,这里可是华夏国,东阳的警方实力也很强,他们这样做对他们可没什么好处。”袁彤说。

“难道他们是针对我来的?”叶寒点了一只烟,深深地吸了一口,打开了车窗。

“虽然你从来也不肯说你的过去,但我觉得你不是普通的人,不管是你的身手还是你的气质,还是你眼里的冷酷和偶尔闪过的沧桑,都证明你有过一段非同寻常的人生,难道你以前也是混的?你也有仇家?”袁彤说。

叶寒吐了个烟圈,伸手摸了摸袁彤的山峰,”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瞒你,只是我真的不想再提以前的事,我确实是有仇家,而且很多。”

袁彤听了竟然眼前一亮,”你有很多仇家?那你以前混过?这么说咱们是同道中人?”

叶寒摇摇头,也不解释,只是笑了笑。

袁彤是聪明人,她明白叶寒还是不想提过去的事,于是不再追问。

“不管你以前是做什么的,也不管你以后会做些什么,我都会支持你,不管这一次的事件是针对你还是针对我,他们都没有达到目的,所以他们肯定还会有后续动作,你自己要小心一点。”袁彤说。

叶寒眼里闪出冷芒,”这你放心,想杀我的人多了,但有实力做到的人暂时还没有出现,你自己多保重就是了。”

“等到哪天你愿意跟我说你的过去的时候,我想我肯定会很荣幸和幸福。”袁彤说。

叶寒伸手摸了摸她的脸,”这其实真不重要,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信任你,过去的事既然已经过去,那就不必再提,人总是在自己过去的回忆里顾影自怜,有什么意思?”

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你放心,阿龙应该很快能查到那几个绑匪的来路,我们很快能还你的清白。”袁彤笑着说。

叶寒笑了笑,”我本来就不白,哪来的清白,不过要查那几个人倒也简单得很,我捏断了他们的手指,他们肯定得去看医生,不然他们的手就废了,大的公立医院他们不敢去,肯定会去一些在电视上打广告的私立骨科医院,这样查找的范围就很小了。”

“我其实还是很想问,你到底练的什么功夫?为什么你有那么大的力量和速度?”袁彤问。

叶寒苦笑,”我小在孤儿院长大,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。有一次有三个孩子欺负我,我一怒之下一拳将一个孩子打成脑震荡,有人说我是怪胎,有人说我天生灵力,有一次和朋友去烧香,一个高僧愣是不让我进庙里,说我煞气太重,会破坏寺里的祥和。你问我为什么,我问谁去?”

“这么厉害?要不是我知道你这人不会吹牛,我还真是不相信,听起来太玄了。”袁彤说。

“还有更玄的呢,我经常做一个怪梦,梦见自己身上有黑色的鳞片,还有一对翅膀……”叶寒说到这里,忽然打住,他可能自己都觉得说的内容听起来实在太离谱了。

“接着说啊,听起来好有意思。”袁彤说。

“算了,说梦有什么意思,佳人在侧,最有意思的,还是这个……”

叶寒说着,扑向了袁彤。

“又来啊……”袁彤娇嗔了一声。

***************

第二天下午,叶寒正在洗车,接到了警官罗俪的电话,罗俪在电话里说,让他到警局去指认罪犯。

果然是警民合作一家亲,在袁彤的江湖势力给予罗俪足够多的支持后,竟然这么快就把那几个绑匪给抓到了,叶寒是当事人之一,罗俪要求他去指认。

“那个伍大小姐才是当事人啊,她指认就行了,我凑什么热闹啊。我小本经营,忙着赚钱娶媳妇呢,我要是耽误了赚钱,娶不到媳妇,罗警官你负责啊?你负责当我媳妇啊?”叶寒开始撒泼。

“协助警方是一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,叶寒你少跟我扯那些没用的。”罗俪在电话里吼道。

“那男人娶妻生娃也是一种社会责任,我要是娶不到媳妇也是没有尽到责任和义务,罗警官你负这个责吗?”叶寒才不惧她,继续扯淡。

电话那头的罗俪很是抓狂,明明是谈案情,这个混球却硬是将话题引到了娶媳妇上面去了,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,他却偏能搅和在一起,实在是让人头疼。

“我不和你废话,一句话,你来不来?不来你就还是嫌疑人之一。”罗俪说。

“一句话,我来!不过不是为了案子的事,是为了来看看罗警官,我昨天晚上梦到罗警官嫁了别人了,害得我都哭醒了……”

电话那头罗俪啪地挂了电话,她担心再和叶寒扯下去,她自己会疯掉。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全能狂少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叶寒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51yz.net/book/68942.html